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开心一刻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会员之家 > 开心一刻

古人的幽默王——《笑林广记·贪吝部》(五)

  浏览次数:2045  日期:2015-12-30 10:02

截酒杯

使僮斟酒不满,客举杯细视良久,曰:“此杯太深,当截去一段。”主曰:“为何?”客曰:“上半段盛不得酒,要他何用?”


切薄肉

主有留客饭,仅用切肉一碗,既嚣且少。乃作诗以诮之。曰:“君家之刀利且锋,君家之手轻且松。切来片片如纸同,周围披转无二重。推窗忽遇微小风,顿然吹入五云中。忙忙令人觅其踪,已过巫山十二峰。”


满盘多是

客见座上无肴,乃作意谢主人,称其太费。主人曰:“一些菜也没有,何云太费?”客曰:“满盘都是。”主人曰:“菜在那里?”客指盘曰:“这不是菜,难道是肉不成?”


滑字

一家延师,供膳菲薄。时值天雨,馆僮携午膳至,肉甚少。师以其来迟,欲责之。僮曰:“天雨路滑故也。”师曰:“汝可写滑字我看,如写得出,便饶你打。”僮曰:“一点儿,一点儿,又是斜坡一点儿。其余都是骨了。”


不见肉

一母命子携萝卜一篮,往河洗涤,久之不归。母往寻之,但存萝卜。知儿失足坠河,淹死水中。因大哭曰:“我的肉,我的肉,但见萝卜不见肉。”


和头多

有请客者,盘飧少而和头多,因嘲之曰:“府上的食品,忒煞富贵相了。”主问:“何以见得?”曰:“葱蒜萝卜,都用鱼肉片子来拌的,少刻鱼肉上来,一定是龙肝凤髓做和头了。”


盛骨头

一家请客,骨多肉少。客曰:“府上的碗想是偷来的。”主人骇曰:“何出此言?”客曰:“我只听见人家骂说,‘偷我的碗,拿去盛骨头。’”


收骨头

馆僮怪主人每食必尽,只留光骨于碗,乃对天祝曰:“愿相公活一百岁,小的活一百零一岁。”主问其故,答曰:“小人多活一岁,好收拾相公的骨头。”


涂嘴

或有宴会,座中客贪馋不已,肴梗既尽。馆僮愤怒而不敢言,乃以锅煤涂满嘴上,站立旁侧。众人见而讶之,问其嘴间何物,答曰:“相公们只顾自己吃罢了,别人的嘴管他则甚。”


索烛

有与善啖者同席,见盘中俱尽,呼主翁拿烛来。主曰:“得无太早乎?”曰:“我桌上已一些不见了。”


借水

一家请客,失分一箸。上菜之后,众客朝拱举箸。其人袖手而观。徐向主人曰:“求赐清水一碗。”主问曰:“何处用之?”答曰:“洗干净了指头,好拈菜吃。”


返回列表页 >>